<li id="brjp4"></li>
      1. <dd id="brjp4"></dd>
      2. <em id="brjp4"><tr id="brjp4"></tr></em>

        <dd id="brjp4"></dd>
        ?
        A+ A-

        熱血青年回鄉組織抗日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4-01-07 15:12:34

        年輕時的徐寶梯(陶鈍)。

        年輕時的臧克家。(資料圖片)

          七七事變爆發,盧溝橋邊的連天炮火震動了諸城大地,諸城人民的抗日熱情高漲,尤其是教育界人士,紛紛走上街頭進行愛國演講;諸城人開始修建臨時機場、挖設防空洞……不少在外的愛國青年回鄉組織抗日活動,在當局“棄城跑路”的混亂局勢下,拉起抗日隊伍。

          諸城人民誓不當亡國奴 如火如荼開展抗戰活動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變爆發,所謂國民黨中央軍“嫡系”黃杰的稅警總團開進諸城,聲言前來守土抗戰,也曾鼓舞過諸城人民。

          此時,諸城抗戰氣息已相當濃厚。大街上貼滿“誓死不當亡國奴”“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有人出人,有槍出槍,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工、農、兵、學、商聯合起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大字標語,甚至有商號里貼著“經商不忘愛國”“支援抗戰義不容辭”的標語。各校學生組成救亡宣傳隊、支援前線募捐隊,時常出現在大街小巷。學校里、軍營中、街頭上時常聽到“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向前走,別退后,生死已到最后關頭,同胞被屠殺,土地被強占,我們再也不能忍受”等鏗鏘有力、動人心弦的歌聲。這其間,在諸城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諸城大戶“班荊堂”臧家某老爺,自七七事變后非常關心時局,嫌報紙不及時,重金從上海買來一臺有5個燈泡的收音機,每天收聽前線消息??墒窃诶确皇?、北京告急的緊要關頭,收音機里還傳出“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后關頭,絕不輕言犧牲”的濫調。那位老爺氣極了,找來斧子朝收音機一陣猛劈,邊劈邊罵:“叫你不放棄和平!叫你不輕言犧牲!”這件事可見諸城人民愛國情感之一斑。

          在諸城各界人民特別是教育界人士抗日愛國熱情的推動下,諸城國民黨當局再也不能裝聾作啞,由縣府出面召集工商教育各界頭面人物、社會知名人士和旅外學生組成了諸城抗敵后援會。舉辦各種訓練班,從學校、機關、工商店號、群眾團體抽人培訓,學習內容有軍民合作、統一戰線、軍事常識、戰時急救、防空防毒、抗戰歌曲等。還以“后援會”名義派人到各區、各鄉組織訓練班,抽調家中備有槍支的人去鄉里受訓。

          諸城的抗日宣傳到農歷十月山會前后達到高潮。利用農民趕山會的機會,各校師生紛紛組成救亡宣傳隊去現場演講或演出愛國話劇,向農村群眾宣傳抗戰,揭露日寇在淪陷區慘無人道的種種惡行。其中十三中演出的《一片愛國心》、府前小學演出的《放下你的鞭子》非常鼓舞人心,特別是《放下你的鞭子》感人至深。這是一出街頭話劇,短小精悍,由教師徐天石、官鈞民和女學生田淑貞共同演出。他們的表演真切動人,當人們聽到劇中老人痛哭流涕地訴說亡國遭遇時,很多農民也在擦眼抹淚,抽泣不已。在各地爭相邀請下,劇組師生先后去過相州、枳溝、賈悅等地,所到之處備受歡迎。

          隨著形勢日益緊張,諸城各界的備戰行動也更加積極起來,有關當局受命在城西臺濰公路西側修建臨時飛機場,號召發出后,全城群眾、工商界人士、各校學生踴躍參加,很快完成了任務。城里居民家家戶戶都挖防空洞,準備了滅火的水桶、沙子。各校也挖了防空洞、防空壕溝,進行了行軍野營及防空防毒演習。

          愛國青年紛紛返鄉 探問局勢組織隊伍

          諸城旅外學生及教育界的青年多數已返鄉,皆認為在此國難當頭之際,如繼續讀書或工作,置國家存亡于不顧,將來國家如不幸淪亡,即使完成學業,亦不過一高等亡國奴而已,遂相約參加地方抗日武裝組織。此時,以第七區隊為主干的諸城總隊新組建了一支約百人的青年隊,隊員均為愛國青年,成為主力。

          那時,諸城有外地回鄉的青年學生,還有不少東北來的流亡青年,民眾抗日熱情不斷高漲。臧家琳是臧克家的族弟,他考上濟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學校準備南遷安徽,臧家琳不愿隨遷,在表姑隋靈璧的指點下,離?;氐街T城抗日。

          1937年夏,路家道口村的路君約正在南京中央大學讀四年級,即將畢業,沒有隨學校西遷重慶,匆匆回到家中。一則是因他的未婚妻已在家里了,要抓緊時間完婚。二則更因他想在家鄉參加游擊隊,跟日本鬼子戰斗。學校于1937年10月西遷重慶,路經武漢時,系中教授曾電催其返校,囑其勿輕易放棄未竟之學業,他以上述理由拒不返校,參加了青年隊。

          徐家河岔村的徐寶梯(即陶鈍),在北京大學讀書,即將畢業時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曾因抗日被捕下獄4年,后被營救出獄,在濟南教書。學校要往西遷,退往湖北西部再入川。教職員可以發部分路費,學生愿跟著的可以自費跟隨。當時擺在徐寶梯面前有三條路:第一條路是跟著學校向后方流亡;第二條路是投奔到延安參加革命;第三條路就是回到家鄉拉游擊隊,占領諸城南部五蓮山區,敵人一時到不了那里,到時再同黨領導的隊伍聯系。經過考量,他選擇回家拉游擊隊抗戰。

          但是,抗戰初期的混亂局勢又使大家十分困惑,諸城各區、鄉都有地方武裝,人數不等,總數在二三千人,盧溝橋事變后又成立了抗敵后援會。大敵當前,縣長和縣政府的其他官員們并沒有發動和組織民眾戰斗,只忙著準備棄城跑路。面對這種局面,大家更為焦急不安。

          徐寶梯天天去找路君約探問局勢,他認為應該把散亂的自衛隊組織起來,訓練成抗日游擊隊,并力主由路景韶挑頭。為此,徐寶梯曾多次與路景韶商議。

          ◎相關鏈接

          陶鈍

          陶鈍,原名徐寶梯,字步云,諸城昌城鎮徐家河岔村人。曲藝研究家、作家。1925年考入北京大學,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畢業后在青島、濟南任教。他積極從事抗日救亡和革命文藝活動。1932年3月被捕,1936年保釋出獄。

          抗日戰爭時期,陶鈍在山東抗日革命根據地從事文化教育工作,是魯南國民抗敵協會的發起人之一。這一時期,他致力于通俗文學的創作,接連發表《楊桂香鼓詞》長篇唱本和《上升》《黃犍》《麥黃杏》等短篇小說,作品真實反映了根據地人民群眾的斗爭生活。1948年春天,他積極參加土改,為創作積累素材;9月重新入黨(原黨員關系已丟失)。

          新中國成立后,陶鈍先后在山東省曲藝協會、山東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擔任領導工作,曾任山東省文聯副主席。1955年調北京中國曲藝研究會工作。1958年當選為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副主席。1979年11月在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國文聯副主席,在中國曲藝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國曲藝家協會主席。1988年在全國第五次文代會上被選為中國文聯名譽委員,并擔任中國曲藝家協會顧問。1996年11月14日在北京逝世。

        責任編輯:邢敏

        2021久久国产精品_2021久久国产精品视频_2021久久国自产拍精品
        <li id="brjp4"></li>
            1. <dd id="brjp4"></dd>
            2. <em id="brjp4"><tr id="brjp4"></tr></em>

              <dd id="brjp4"></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