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brjp4"></li>
      1. <dd id="brjp4"></dd>
      2. <em id="brjp4"><tr id="brjp4"></tr></em>

        <dd id="brjp4"></dd>
        ?
        A+ A-

        路景韶聽勸拉隊伍抗日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4-01-07 15:17:12

        路友于(資料圖片)

        明萬歷《諸城縣志》。(資料圖片)

          在諸城縣七區中,第七區的昌城鄉相對富有、教育發達、武裝力量強。駐區武裝已成規模,大敵當前,在眾愛國青年積極勸說下,第七區區長路景韶決定拉隊伍抗日,他組織了500人的游擊隊,并兼任大隊長。

          路景韶為第七區區長 其弟路友于為烈士

          位于昌城鄉東南部的路家道口,東鄰后道口村,西接盧(蘆)家河崖,南鄰車家道口,北鄰福勝村。據路君約《路友于家世》載:路氏原籍山東臨淄,明正德年間來此立村,村名初稱“路家村”,因地處官道路口亦稱“路家道口”。明萬歷《諸城縣志》八鄉里社載:“福勝社,路家村。”清道光《諸城縣續志》疆域考載:“昌城練,小道口;逄哥莊練,大道口,小道口。”諸城到高密的驛道就此由西南部穿越蘆河,又從村西通向北。

          此時,諸城共有七個區,路家道口村的路景韶是路友于的大哥,時任諸城第七區區長,為人豪爽。路家在當地是獨門孤姓,也是世家鄉紳,家風清正,聲望較高。

          路友于在日本留學時結識孫中山,1924年在國民黨北京執行部任秘書,從事革命活動,為人剛毅忠誠,見解深刻,出類拔萃,被認為是國民黨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在1926年的國民黨二大上,他被選為大會提案審查委員會委員和大會農民運動報告審查委員會委員,作了“關于彈劾西山會議派”一案的審查報告。1927年張作霖的奉軍進占北京后,大肆逮捕鎮壓革命黨人,北方革命形勢急轉直下,在北京的國民黨中央執委們除李大釗外都離京南下。時在武漢國民黨中央組織部工作的路友于不顧友人勸阻,只身北上潛入北京,與李大釗等并肩戰斗,直至最后一起壯烈犧牲。路友于的事跡在當地有很大影響。

          路友于犧牲后,國民黨政府長期不承認他是烈士,后經丁惟汾等人的請求才給予撫恤金。但這份榮譽和待遇并未落到其遺孀和兒子路強誼、女兒路端誼身上。大哥路景韶因路友于的緣故當了第七區的區長;三弟路汝謹原在醫科大學就職,工作卻不認真,路友于多次批評教育他,他卻弄到了諸城縣黨部委員的身份。這兄弟倆在昌城鄉南門外和路家道口村分別為路友于立了一座碑。

          路景韶40歲以后留了胡子,又被稱為路大胡子。

          第七區最富有教育發達 各區都有駐區武裝

          諸城的七個區都有一定實力,從1934年起,各區開始訓練壯丁,每區從所轄各鄉抽調壯丁,到區公所駐地接受武裝訓練。按各農戶占有土地數量依次抽調,土地多者先出(多數地主為了避免其子受苦,出錢雇人受訓)。每期訓練人數多則五六十人,少則三四十人,時間長者五六個月,短者三四個月。訓練完后就留區組隊,成為駐區武裝。槍支彈藥也按各農戶種地畝數集資購買。由于諸城大地主多,土地財產高度集中,所以建立區、鄉武裝,防匪防盜,首先對他們有利,自然他們也無法推辭出錢購買槍械。

          1937年,每個區(即每個大隊)都擁有四五百人的基本隊伍,后來,區下各鄉所臨時組織的鄉中隊(每個中隊二三十人至八九十人不等),每個大隊約有一千四五百人。尤其三、七等大隊的武裝特別強悍,成為他們各自稱霸的資本。

          而第七區是諸城縣除了第一區外最富的一個區,有50個村,10個鄉,大小地主很多,鄉長都是地主。如逄戈莊鄉(今屬高密)鄉長是清朝劉墉之后,即便到了兵荒馬亂的抗戰時期,還是有幾十頃地的大地主。巴山鄉王家是著名古董收藏家,因為保存商朝的一個盉,堂號“商盉堂”。每個鄉都有幾家或幾十家有三頃、五頃地的地主。地主為防土匪綁票,自己備槍支、養保鏢,所以都成立了鄉隊,每支鄉隊二三十人不等,多至七八十人。每村都有土圍子。晚上圍子關門上鎖,鄉丁上墻巡夜。

          第七區又是教育最發達的區。除了第一區,第七區所轄的昌城和第二區所轄的相州都是完全小學最多的。只昌城就有4處完小,人數都在百人左右,初小每村至少有1處,有的2處。鄉里的小地主但凡有文化的都兼任小學校長,小學教員是聘請的。所以第七區的知識分子比較多。

          路景韶聽從勸說 成立抗日游擊隊

          此時大敵當前,縣官把家屬、細軟都運走了,坐在縣衙的任務是嚴禁抗日宣傳和活動。

          在這樣的環境下,徐寶梯等返鄉愛國青年考慮,區里已有這樣一支武裝隊伍,是否能爭取為抗日游擊隊。如果置之不理,他們會當維持會,為害更烈。如這些槍落在漢奸手里,就加強了敵人的羽翼,而把他們拉上抗日的路,還是能起點作用的。他們也可以促使地方勢力使之不當漢奸,減弱敵人的統治力量,所以他們決心和路景韶合作。

          首先徐寶梯和路景韶談:“(路)友于兄在當時主張國共合作,直至犧牲也是和共產黨一起的,他成了國民黨人的榜樣。這樣的國民黨人,不僅國民黨尊重他,全國人民都尊重他,連共產黨也同樣尊重他。政見不同,救中國的意志是相同的。”這話或許打動了路景韶的心。路景韶的五弟又在旁幫腔,路景韶表示了不當漢奸的決心。他說:“當了漢奸,對不起為國犧牲了的二弟!”

          在徐寶梯和路君約等人的勸說以及考慮到大趨勢下,路景韶決心拉隊伍抗日,堅決打擊日寇,保家衛國。徐寶梯建議保存地方行政武裝,整編為抗日游擊武裝。第七區是平原,南入障日山區不過20余公里,幾小時就可以避開敵人。整個區編為一個大隊,路景韶區長兼任大隊長;10個鄉編為10個中隊,鄉長兼中隊長。這樣500人的游擊隊就成立了。日寇來了,避免和他們直接戰斗;漢奸隊來了,讓他們無法立足,懲治他們。敵人若占了諸城,也統治不了第七區。路景韶為了保存實力,保身保家,完全接受了這個計劃。

          ◎相關鏈接

          路君約

          路君約,1912年出生于諸城市昌城鎮路家道口村,家庭殷富,為人開明,路友于是他的二哥。幼年時,初讀自家辦的育才學校,后轉諸城縣立高等小學就讀。畢業后赴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就讀,其間,二哥路友于經常帶他逛書店、見朋友。路友于殉難后,只有17歲的路君約為二哥到處奔走、收尸。1933年,路君約考取了南京中央大學心理學系,畢業后先后在多所高校任教,數十年致力于心理測驗學的研究與實踐,在臺灣開創并推動行為科學的建立與發展。路君約懷有強烈的民族感情,關心國家統一和家鄉建設,曾參加過5年的抗日游擊隊,晚年在家鄉重建友于學校,以紀念二哥路友于。2005年,路君約病逝于臺灣。

        責任編輯:邢敏

        2021久久国产精品_2021久久国产精品视频_2021久久国自产拍精品
        <li id="brjp4"></li>
            1. <dd id="brjp4"></dd>
            2. <em id="brjp4"><tr id="brjp4"></tr></em>

              <dd id="brjp4"></dd>